纨绔不是执胯

老了老了

[杰佣]别动!我家的!

家奈真棒!

沐籽不是受QwQ:

⊙沐籽


-连载


-现代风


-作者:沐籽の阿嗳


——


我,奈布·萨贝达,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主播,仅仅依靠着十万的假粉存活下去的小主播,直到某一天,遇到了一个…


''诶?这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主播吗?''


''奈布偶遇了他了!!!''


''羡慕嫉妒我的天呐!!!!''


晚上正是一个直播时间,正好在排位时间,晚上直播看的人也多,近期刚进入高分段排位的奈布还不是很适应高分段屠夫的套路,也不是很熟悉这些高分段的主播,因为他也不怎么关注这些。


''你们在说什么?''


看着弹幕快速的滚动,奈布有些看不过来,不过还是注意到了,粉丝刷的人,是对面的屠夫啊,好像叫什么杰克,不过这并不打扰他溜屠夫。


奈布也是人皇榜第一的佣兵玩家,传说中的皮皇,打排位也是过于认真并不怎么看弹幕。


作为皮皇,开局遇到屠夫是最幸福的事情了,不过经历了一星期的高分段排位,也很清楚,屠夫追一会儿便不追了,不过其他队友就遭殃了。


一把排位也就几分钟时间,由于队友太过于魔鬼所以还是平局,奈布伸了个懒腰看着手机上的弹幕,有不少人在刷串门,奈布刚开始还有些疑惑,不过很快他便注意到了屠夫的名字,是和自己同一平台的大主播杰克。


''谢谢串门啊,喜欢的点个关注,谢谢谢谢''


奈布笑了笑,连忙退出界面,才看见杰克给自己问好,结果因为自己的反应迟钝并没有回复,但是好字还没写出来,杰克已经进入下一场了。


奈布乖巧的加了个好友等他打完打算道个歉,看了看时间,排位时间快结束了,自己也不急着。


奈布一手撑着头,一手用手指敲打着桌面,边和粉丝互动,便等待,过了几分钟,终于是等到了。


-那个…对不起!


-刚刚在看弹幕没有回复您


-非常抱歉啊,你好,我叫奈布,和你是同平台的一个小主播


奈布安安静静的打完字,才舒坦了几分,深呼一口气,杰克很快就回了消息。


-没关系的,你的技术很好


-排位结束了,一起玩吗?


收到杰克的回复,奈布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下来,自己还没回复人,就收到了邀请。


''好吧…''

[杰佣ABO]怀表/序

烂大街的AO、我流选手(只有序是这样,正文大概上帝视角?)

01

   在我还是一名落魄的贵族,不,开膛手的时候,偶然遇见了一名有着美丽歌喉的金发beta。他在某个不显眼的酒吧中当着歌手,总是弹奏着一把老旧的吉他,吟唱出世纪的回音。
   在酒吧的嘈杂和混乱之中,他显得异常安静。浅蓝的瞳孔直勾勾的注视着四周疯狂扭动着四肢、如同癔症的躯壳们,机械却不失韵律的播出甜美的乐曲,他是如此的不同,如同沼泽的水坝、涅槃的天使……
    不同的他将是我的下一个猎物。

02

    唱完歌后他便整理衣着准备离开,我走在他的身后,褪去演出服的他穿着颇为中性的白色衬衫和长裤,远远看去竟是街头叫买的小报童。
    他熟练的走过几条七弯八拐的小巷,最终站在一扇有些破旧的木门前。门面上淡绿的霉斑没有阻止他把白净的右手放上去,然后叩了叩门。
    吱——
    如同邋遢的老妇人用许久未修剪的长甲划开了墙漆,纵然是我也不自觉抖了抖,捂住了耳朵。
    开门的是一个有些胡渣的男人,带着帽子,浑身都有些脏兮兮的,简直是下等人的代表。男人看见了他,撇撇嘴,抓着他的手腕,几乎是拽进了门。
    看着紧紧闭合的木门,我也只好离去。
    我明白他为什么要来这。如同大多数下等的beta或者omega,在工作之余,自然也会接一些这个年代大多贫困户会接的单子。虽说如此,他依然是我的下一个目标。

03

    原来他叫奈布.萨贝达。
    他好像很喜欢我,就算我不主动联系他,他的邮件也一天接着一天躺在我的信箱里。或是自家父母又训了自己,又或是烈日下街道上惨死的鸟。
   今天,他邀请我与他一起参加一个他朋友的生日宴会。我刚到,他便出现在了我的身后,拍拍我的肩。我是第一次这么近看他的脸,淡色眸子如同夏夜清泉的点点波光,又是那汹涌澎湃的潮崖巨浪。这一眼,便是出不来了。

04

   我开始时不时来找他,甚至接他去高档餐厅用餐。我喜欢和他聊天,甚至忘记了接近他的目的,看着萨贝达的笑颜,便忘了一切,是他拯救了我周而复始的无聊人生。
   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杀过人了,甚至也没有这个意向,有他在哪有时间想别的呢?

05

  今天我决定迈开这一步,我要告诉萨贝达一切,包括我其实是个杀人犯,但是我爱他。

  萨贝达好像很惊讶,整张脸都红彤彤的,他这算是接受我了吗?

   “先生,其实我…”

06

  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醒过来。

07

   这是一个庄园,我也早已死去,只是个游荡的亡灵。作为苏醒的代价,在这里我需要扮演监管者这个角色,阻止偶然进入的求生者逃出。真不知道这个无聊的游戏是谁举办的。
   一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一件事。求生者从来不会被真正的杀死,当然也不可能逃出去,进了这个庄园,就永远无法离开了。不只是那群愚蠢的求生者,就连我们这些亡灵也一样,这只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恶趣味游戏罢了。

   在庄园里我忘记了时间,每日唯一的娱乐就是画一画我的萨贝达。今天早上裘克狼狈的回来四处砸东西,一边破口大骂新来的求生者对他做了些什么,类似刚做好的发型被烟雾弹整乱,又没有抓到其他求生者……
   他们骂这个新来的也不是第一次了,看起来确实很棘手。虽然我没遇见过,但也没有什么兴趣,一切和从前相比没有任何区别,除了不能真的杀人以外。

   我继续挥舞着手中的画笔,有什么比萨贝达更重要呢?

08

   今天的游戏一如既往的无聊,已经送三个人回到庄园了,游戏即将结束。慢悠悠的在雾中四处走动,转角的一台密码机旁发现了最后一名求生者。他穿着红白相间的兜帽衫,好似刻意被拉下的帽檐挡住了自己的脸庞。是那个新来的。
   令我诧异的是,纵然我接近了他,他也丝毫没有要跑掉的意思。而在我用指刃碰到他的时候,却一下子没了踪影,只留下一道残影,看来确实很棘手。但我在他跑走之前已经伤了他一刀了,想来带着伤也不会跑多远,跟随着地上的血迹,在墙角再次打中了他。
    这新来的就这样?不知道裘克他们是傻了还是傻了?他倒在地上捂着伤口,低低喘息着。

   “omega?”没想到新来的求生者居然是一个omega,空气中扩散着淡淡的薄荷香味,想必是伤势过重才让自己的信息素散发出来了吧,欺负重伤的omega可不是我的作风。叹了口气,我停下脚步,开口道:“地窖就在旁边,自己爬过去吧。”

   语毕便准备离开,他却拉住了我的衣角,低头好似很难受地捂嘴咳了两声。我不太喜欢别人的触碰,刚准备甩开,却听见了熟悉的美妙嗓音。

   “…先生,是你吗?”

   明明早已没了呼吸,心脏却剧烈地跳动了起来,转过身的一瞬间,我看见了他一如当年无暇的面庞,以及蔚蓝的双眸。

请问是你掉的弹簧吗?

私心杰佣tag。希望扩列一起玩游戏。
表白全能摄影小姐姐!

coser:纨绔
摄/妆/后期: Chewchew

半年前出的喵姐,顺手发到lofter,想扩列

于我巅峰时叱咤千里,于我沉沦时掩帽拭刀。
苦又何妨,难又何妨。
尝得了一时血意刀光,耐得了一世大漠孤月。
我明教终有复兴日!
待圣火重燃,蔓延中原四野!
-
摄影:Auto⚡
后期:Lin蓝
排版:水墨语}
【第一次出片,等待投喂小鱼干。】
喵姐/妆面 cn:纨绔

奇怪的上课摸鱼。

忆年少也曾仗剑执花敢与天命斗
一朝称天官八千宫观香火不曾休
也曾怨厄命缠身浪迹不敢露真容
却不过太子悦神一面从此不罢休

年少时也傲气轻狂入凡斗永安
怎奈何为三界笑柄贬为人间客
也迷茫为世有何意只为历艰痛
所向披靡只为一人从此不倥偬

仗剑走天下芳心也曾斩多情仇
半月关一心向正战火纷乱不休
上敢与天官斗
铜炉山势如破竹化为厉鬼
万众之惧又有何妨

风沙过无尽深渊群骨埋多少烦忧
与君山红绸执手并行蝶绕于心头
白话仙不过黑水沉舟恩仇化水流
织锦衣神武难掩叹息功名身后留

少君倾酒一朝飞升天命由我自斟
殊不知不得善始善终葬身傲气留
铜炉开万鬼骚动情不得已故放纵
天官赐福百无禁忌今何时更新啊